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• <dfn id="lew7t"><dd id="lew7t"></dd></dfn>
  • <blockquote id="lew7t"><sup id="lew7t"><kbd id="lew7t"></kbd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<code id="lew7t"></code>

        1. 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        <output id="lew7t"><ruby id="lew7t"><div id="lew7t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2019-03-10 23:54:42

          站在凌霄宝殿下,看着庄重华丽如同仙境的四周。

          挺直了不卑不亢的坚躯,神色坚毅的向着这位天界的一把手,最高统治者,也是将潇潇无情发配逼得自己来到此处的罪魁祸首!

          玉帝!

          极度复杂的心情,木凡看着这个位于高座的男人,以前自己懵懂无知,草草了事一般从未细?#22797;?#37327;过,现在真正的与他站在了对立面,木凡才感觉出,那深不可测的恐怖!

          那伟岸挺拔的身影,君临天下将一切尽握在掌中的王者气势,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股股冲击波一样直直冲向站在大殿上的木凡。

          “嗯......”

          闷哼一声的木凡,面对这股磅礴无敌的气势,拼命咬牙运转内力,才勉?#24656;?#20303;自己那将要向后退去的身体,在玉帝那无?#21892;?#25932;的气势之下,现在的木凡就显得稍微稚嫩了。

          “臣木凡参见玉帝!”

          没有半点血色极其苍白的脸,受气势所压略微弯曲的身子,木凡拱着手再次喊出声,希望玉帝能够收回这些快要撕碎自己的气势!

          因为他快要坚持不住了!

          然而玉帝?#26434;?#26408;凡的两次出声却充耳不闻,高座龙椅,面无表情冷冷的注视着台下的木凡,那眼神,冰冷至极!

          “噗......。”

          那股?#30475;?#30340;气压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拜见而收回,现在反而变本加厉起来,台下的木凡终于受不住这等攻势,噗的一声,一道血剑从口喷出!

          “陛下......!”

          已经被这泰山压顶般气势强迫趴倒在地的木凡艰难的想要出声,但刚?#29031;趴?#30340;嘴立刻被一股不知何处来的强风给堵了回去。

          噗!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再也坚持不住的木凡?#28010;?#22320;趴在大殿中,周围那金碧辉煌,五彩?#22836;?#35013;饰物在这一刻都像是一个个挥舞着巨斧的参天巨人一般,甩着无情的斧子冲了过来!

          那华丽俊廷的海蓝长袍在这一刻?#25749;?#32047;累,?#30475;?#30340;气压的下,就连木凡都坚持不住?#38477;?#20102;,更何况只是件衣服!

          那如刀一样锋利的气刃,狠狠的划在爬?#38477;?#19978;的木凡,后背,大腿,脚等地方在这一瞬间鲜血四溅。

          血浸透了长袍,流到了大殿上,围绕着木凡身体的一片地?#21073;?#40092;红的血渍将木凡包围!

          .......

          被气势所压,气刃所?#35828;?#26408;凡现已陷入了深度的昏迷,再也站不起来了!眼睛紧紧的闭着,薄唇紧闭,一抹红色顺着嘴角流淌在地。

          呼啸而来的气压一遍遍的穿透他的身体,有时弱有时强,但无论?#21683;?#19982;否,趴在大殿上的木凡仍然纹丝?#27426;?/p>

          “到此为止了吗?”

          一声冰冷到极点,满是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,那声音中,有惋惜,感叹,也有?#30007;?

          “既然这样!就此作罢吧!”

          那个冰冷继续出声,仿佛在对什么人诉说着什么一样。

          渐渐的,随着那人话音?#31456;洌?#37027;股冲天气势,?#30475;?#39118;压居然慢慢的在变弱。

          只是。

          “嗯?~”

          大殿上的木凡居然发生了一点变化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哥哥,哥哥!

          大人!大人!

          哥哥,爸爸妈妈都不在了,呜呜呜,我们?#36855;趺窗歟?#21596;呜呜。

          大人,千万不要忘了潇潇!若潇潇能够活着回来,姜潇潇,只属于木凡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我,我这是在哪里?

          我在干什么?

          我,发生了什么?

          好像听到了妹妹木灵的声音,还有潇潇的声音!

          哦,对了,我是来救潇潇的,潇潇还等着我呢!

          妹妹,小灵还等?#19968;?#23478;吃饭呢。

          好痛!身体为什么动不了,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        昏?#28798;?#30340;木凡想要挣扎的动下身子,但是,全身上下一道道伤口,那恐怖的伤势以及剧烈的疼痛,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了!

          我,我想要站起来。

          啊!!!!

          站起来,木凡!

          大脑一?#26410;?#21521;身体发出指令,但是都失败了,再三挣扎的身体动也?#27426;?#20223;佛如同死去了一般,仅存这一点意志在苦苦支撑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这一刻,就连木凡都像是死心了般,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。

          而周围的一切却都继续着,舍友苏风躺在宿舍床上,抱着手机苦苦?#22969;謾?/p>

          小木灵坐在座位?#20808;?#30495;的听着?#40092;?#19968;遍一遍强调的知识点,突然看着窗外想起了哥哥。

          “不知道哥哥在干嘛,?#24049;?#24819;他~嘿嘿,?#28982;?#25171;个电话吧。”

          坐在阴冷潮湿的牢房里,姜潇潇面无表情望着围?#31119;?#37027;绝望的内心因为木凡的到来点燃了希望的火种。

          自己一定要活下去,大人,等着我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而在东海大学南侧,女生宿舍四楼455房间。

          洁净的小脸,粉嫩的嘴唇挽过完美的曲线,看起来格外的精致小巧,雪白的?#26412;?#19979;是那美丽修长的锁骨,乌黑飘逸的长发散开如同仙子一般,纤纤玉手轻轻划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紫玉项链,像是不舍,又更像是欢喜,慢慢拂过,嘴角泛起一?#20130;?#30475;的笑意,那可爱的小酒窝则更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        眉眼如画,玉手牵起项链,划过胸前那片美好,手指轻巧的穿过泛着光泽的白净细脖,待一切完成之后,又低下可爱的小脑袋像是怀念曾今美好一样,不舍的看着胸前那串?#20185;?/p>

          小凡~

          陈曦轻声低语道,眼中顿时湿润起来,那黑漆漆如同宝石样,渐渐的萌生了一层薄薄的水雾,一幅幅曾今的画面一一闪过,这娇俏动人的美丽,这不沾尘埃的仙子,终下了凡尘!

          小凡!

          突然,美人眉角?#28798;澹?#25402;翘的秀鼻也仿佛发生了变化,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陈曦如同蜻蜓点水般,飘然而下,?#21892;?#21313;足,而这一切更是在一瞬间内完成的,其余三个舍友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,不只是没有注意到还是陈曦动作实在是太快了!

          小巧如玉的嫩脚缓缓踏起可爱的毛茸茸兔子拖鞋,走到阳台处,美丽的大眼睛直直看着天空上?#21073;?#36825;一刻的陈曦竟然一改往日可爱面容,添了几分神气,气势突变,仿佛换了个人一样。

          小凡!小凡!小凡!......

          嘴中不停念叨着,眼中却是一副苦苦哀求的画面,眼角泪花?#20102;福?#32780;那气势像是要将这片云层穿?#31119;?#30452;至中心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小凡,小凡!小凡。

          一声声苦苦的呼?#21073;?#20174;下而上,传入了木凡脑海。

          这。

          是谁再叫我?这声音,好熟悉的感觉!

          早已放弃抵抗,趴在大殿上的木凡隐约间仿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。

          只是这声音,既?#21543;?#20294;又发?#38405;?#24515;的熟悉,好像自己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能听到过这个声音。

          温柔且婉转,清脆悦耳的声音。

          小凡!!!

          突然,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大,越来越辽阔,越来越有气势,这一刻,这声音直指木凡内心,这发自灵魂的呼?#21073;?#19968;声声的,撬动着木凡那颗尘封的心。

          这是,我,我在做什么?

          我,我居然就这样放弃了!

          我真的是个废物,就这样放弃,我千不该万不该。

          妹?#27809;?#22312;等我,潇潇也在等着我兑现跟她的诺言。

          而那个一直在呼唤自己的声音,她,好像也在等我!

          冥冥之中,木凡像是明悟了什么一般,一瞬间,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

          轰!

          气海中?#21697;?#38632;覆,一片片由木凡内力所化的雨云顿时统统爆炸,爆炸,碎裂,在凝聚,在爆炸,碎裂,凝聚,周而复始。

          这时,木凡睁眼了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原本趴着的木凡现在站了起来,只是在那无比?#30475;?#30340;气压之下,任然低着自己那颗高傲的头颅。

          只是,变化不止如此,随着木?#19981;?#24930;的起身,身体中渐渐也随之产生了变化!

          木凡变了,这一刻,彻底的变了。

          原本身体中散发的那股被?#30475;?#27668;压给狠狠制住的微弱气势,忽然间变得无比盛气凌人,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

          这?#21892;?#21183;居然形成一股小小的漩涡状质体,而这小小的?#21892;?#21183;转变的漩涡竟然能够抵御住着铺天盖地的?#30475;?#27668;压!

          而且隐隐有着压倒之势!

          艰难的,拼命的,木凡抬起了自己那颗不允许再低下的高傲。

          漩涡也跟着木凡崛起之势变得更加壮大,围绕在木凡身体周围,像是一层保护气团般,抵御着外来的气压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“臣木凡参见陛下!”

          眼睛?#28010;?#22320;盯着龙椅?#22799;?#20010;高大的身影,一抹血丝缠绕,那红红的双眼直视玉帝!

          那股漩涡在这一刻瞬间气势如虹,直冲天际,迅速卷起周围气压,融于其中,收为?#27827;茫?/p>

          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“哦~是小凡?#21073;?#27492;次上界所谓何事!”

          铺天盖地的气势随着玉帝的说话声竟然消失的干干净净,再无半点痕迹。

          木凡惊讶的看着四周,周围的一切既然就跟自己刚进来时一样,毫无半点变化!

          如此?#30475;?#30917;礴的风压,要不是看到自己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,以及仍然流血的伤口,木凡都有点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了!

          这,是怎么回事!

          难道?

          木凡皱起眉头,疑惑地看着四周。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“所为何事!”

          玉帝再一次发问,这一次,语气中带着些许怒气。

          “臣,为雨部属下姜潇潇一事而来!”

          “好,朕知道了!”

          “宣!雨部干事姜潇潇,朕赦她无罪,事罢立即?#22836;牛?#20877;宣,将姜潇潇许配于雨部正神木凡!”

          玉帝仿佛早已知晓木凡此次来意,毫不?#22799;?#24102;水,连续?#38477;樂家?#20998;?#31181;?#19979;发!

          “......”

          不过还在想着怎么怎么求情的木凡却懵逼了!

          这,就?#22836;?#20102;?

          就这样结束了?我就这么轻而易举,没说两句话就把潇潇救出来了!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可是后面一道?#23478;?#24590;么会是,要将潇潇许配与我。

          我......。

          木凡再一次懵逼了,万万没想到,玉帝竟然这么好说话!

          可是,要我娶潇潇这就。

          木凡心中画起了小九九,虽然潇潇也早就中意于自?#28023;?#38271;得也好看漂亮,身材也很是动人,但是,自?#28023;?#24590;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!

          “好了,事以解决,退下吧!”

          玉帝大手一挥,木凡便感觉自己如同大海孤叶般,随随便便?#22836;?#20102;出去!

          而在木凡被大手一甩赶了出去之后,大殿内坐在龙椅?#22799;?#36947;伟岸的身影,静静地望着木凡方才站立的地方久久无语!

          “周而复始为天道,?#32654;?#30340;总会来,是吧!”

          第十一章 周而复始

          站在凌霄宝殿下,看着庄重华丽如同仙境的四周。 挺直了不卑不亢的坚躯,神色坚毅的向着这位天界的一把手,最高统治者,也是将潇潇无情发配逼得自己来到此处的罪魁祸首! 玉帝! 极度复杂的心情,木凡看着这个位于高座的男人,以前自己懵懂无知,草草了事一般从未细?#22797;?#37327;过,现在真正的与他站在了...
      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  贵州快3和值推荐号码
          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      2. <dfn id="lew7t"><dd id="lew7t"></dd></dfn>
        3. <blockquote id="lew7t"><sup id="lew7t"><kbd id="lew7t"></kbd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lew7t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lew7t"><ruby id="lew7t"><div id="lew7t"></div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2. <dfn id="lew7t"><dd id="lew7t"></dd></dfn>
              3. <blockquote id="lew7t"><sup id="lew7t"><kbd id="lew7t"></kbd></sup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lew7t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lew7t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lew7t"><ruby id="lew7t"><div id="lew7t"></div></ruby></output>